Announcement
在死亡前的十分鐘,我希望能夠好好地看清你的臉孔,把這張臉形成我的永恆記憶,把你的印記烙印於我的靈魂最深處。 即使下一輩子我們再次輪迴,變成截然不同的兩個人,我相信我仍然能夠在所有人之中,找到獨一無二的你。

小伊伊生日快樂~~~
以下附狩蘭生日賀文一章,希望小伊伊能喜歡喔~(眨眼
狩蘭-(我想不到標題啦(掩臉



「等、等一下啊!霧野前輩!」狩野有點焦急的聲音在背後傳來。

「我……我不是故意這樣說的!」狩屋快步追上來,張開雙手擋著我的去路。

「走開。」我低聲道。

「不是你想的這樣啦!你聽我解……」狩屋著急地說著。

「我說,走–開。」

「不!我不走!霧野你聽我……」

我一把推開擋在我前面的狩屋。

「霧野!」跌落在地上的狩屋喊著。

「不要跟著我。我不想看到你!」我狠狠地拋下一句。

「霧野……」狩屋沮喪的聲音逐漸變得小聲起來。

***************

「蘭丸!拓人找你喔!」母親的聲音從樓下傳出來。

「哦!我知道了!」放下手上的雜誌,我跑到客廳裹接電話。

『霧野。是我喔。神童。』

「嗯嗯。我知道。找我有事嗎?」

『沒什麼。只是,今天放學的時候,看到你……好像很憤怒的樣子?』神童擔心的聲音從話筒中傳出來。

「呃……」好友這樣一提令我想起今天令人不爽的事。

「狩屋君……我、我喜歡你!」可愛的一年級小女生跟狩屋告白。

我不小心地踫到了這一幕。

當我正想轉身離去時,狩屋的聲音響起,而且毫無預警地說:「同學,不好意思了。我已經有了霧野前輩了喔。」

「霧野前輩?是……跟狩屋君一樣是足球部的那個前輩?」女生不可置信地問。

「對啊對啊。」狩屋不耐煩地揮著手。

「就是那個很像女生,比女生還漂亮的前輩?」女生低著頭說著。

「是啊是啊。霧野前輩很漂亮吧?比女生還可愛呢。」狩屋像想起什麼似的笑著。

「吶。神童。」

『怎樣了?』

「我像女生嗎?」

『呃……』電話另一頭傳來神童遲疑的聲音。

「好啦。你認真回答我,我不會生氣的。」

『真的?你真的不會生氣?』

「真的。」

『嗯……我還記得小學時我以為你是女生,結果被你討厭了整整三個月呢……還故意收起我的作業,趁我走過的時候跘倒我……』

「神童拓人。我不記得你原來這樣記恨的哦……」

『那是因為霧野你對我做過的事太深刻了!想忘記也忘記不到!』神童焦急地說著。

「知道啦知道啦。快回答我的問題吧!我!霧野蘭丸,像不像女生?」我緊握著話筒,期待好友能說出一句……

『像。』

咔嗒。

「嘟嘟嘟嘟……」等等啊!又說不會生氣!神童拿著被對方掛了線的話筒無奈地想著。

***************

靠!我那裡像女生啊!

別人說都算了,連神童也是這樣說!

我看著鏡中的自己。

粉紅色的中長髮,藍綠色的眼眸。

「都不像女生……完全不像啊……」我看著鏡子自顧自地說著。

突然窗外白光閃過,隆隆的雷聲伴隨而來。

「下雨了啊……」看著窗外愈下愈大的雨勢,內心漸漸不安起來。

***************

「唉……又下雨了啊。」母親坐在沙發上說著。

我坐在桌前,專心地剝著橘子皮。

「這場大雨應該要下很久了……雷聲又這麼大,有點嚇人呢……」

狩屋受傷的眼神突然在腦海中閃過。

我的手抖了一下,不小心把整個橘子從手中滑下來,掉在桌上。

「哥哥,你的橘子掉了哦。」坐在對面的弟弟提醒我。

「啊。嗯……我知道了。」我拾起落在桌上的橘子,往廚房走去。

窗外的雷聲持續著。我洗著手中的盤子,內心的不安也愈擴愈大了。

那傢伙有好好地關上窗子嗎?

那傢伙有好好地吃飯嗎?

那傢伙有好好地溫習嗎?

那傢伙……還在自責嗎?

「不要看正樹這個樣子啊……正樹,可是意外地脆弱的喔。」有著一頭紅髮的吉良生先笑著對我說。

那時的我根本並不明白這句說話的深意。

隆隆。隆隆。

忽然閃過一道異常反白的光束。接下來的雷聲更大,嚇得我抖了一抖。

狩屋──

我下定了決心。

***************

快速把手中的盤子洗淨,我脫下身上的圍裙甩到一旁。

匆匆跑上房間找了一件外衣套在身上,再到玄關處拿了雨傘。

「老媽!我出去一會!」我一邊穿鞋子,一邊揚聲跟在客廳的老媽說著。

「等等啊!蘭丸!現在雨勢很大,你要去哪啊?」母親急急趕過來對我說。

「爸爸。哥哥現在要去哪?」比我小三歲的弟弟跟老爸說著。

「蘭丸。你要去哪?」糟糕!是老爸啊!

我停下手上的動作,抬起頭看著一臉嚴厲的父親。

「現在外面的雨勢很大,你就不能待雨停了才出去嗎?」雖然父親說的是問句,可是當中卻沒有讓你反抗的餘地。

明明知道反抗父親的下場必定很慘,可是……

「霧野前輩!」

我抬起頭以堅定的眼神對父親說:「對不起,父親。我,現在一定要出去。」

「蘭丸!」母親在後方喊著。

我直直地看進父親嚴厲的眼眸裹。

父親也居高臨下地看著我。

我們就這樣以眼神對峙了一分鐘。

「好吧。你去吧。」父親突然的批准令我有點措手不及。

「欸?」我有點難以置信地看著父親。

「雖然我不知道你要去做什麼,可是,從你剛剛的眼神中,我可以知道……」父親頓了一頓,繼續說:「這件事對你來說,一定非常重要。」

「而且,我相信你。我相信自己的兒子才不會做壞事的。」

父親說著。一向嚴肅的父親竟然笑了。微微地對我笑了。

「老爸……謝謝你。」我抓起一旁的雨傘就跑出去了。

曾幾何時,我也曾經跟父親親密過。

不過,長大後,這一切一切都已成過往。

當我發覺到的時候,已經有太多因素令我們的關係變得更疏離了。

***************

叮噹叮噹。

我按著狩屋家的門鈴。

沒有人。

怎可能沒有人啊!

由於被父母送往陽光育幼院的狩屋,並不喜歡跟同齡的院友住在一起,所以在升上國中的時候就搬出來獨自居住。

至於資金,應該就是那位很疼愛他的吉良先生負責的了。

「狩屋!狩屋!你在嗎?」我拍著大門朝屋內喊著。

還是沒有人。

難道他生氣了?突然浮起的想法令我呆住了。

「那個……狩屋!你……是在生氣嗎?」我不死心地喊著。

隆隆。隆隆。

雷聲、雨聲不斷。

外面還下著這樣大的雨,怎麼可能不在家啊?

可是……如果是發生了什麼意外的話……

等等啊!我怎可以這樣想的啊?我甩甩頭,強迫自己不要胡思亂想。

我拿出電話,打算致電給狩屋。

噹噹。

金屬的踫撞聲讓我留意下來。

是鑰匙。是狩屋家的鑰匙。

「霧野前輩!看吧,這是我家的鑰匙。歡迎你寂寞的時候來找我喔!」狩屋拿著一串銀色的鑰匙對我說。

「狩屋正樹!你去死吧!我才不會去找你!」我無奈地應著他。

「好啦好啦。不要害羞啦霧野前輩。我知道你需要我的。」狩屋一臉壞笑地把鑰匙塞到我的手心中。

「狩-屋-正-樹!你不要亂說話啊!什麼叫我需要你啊?」雖然口中一直說著不要,可是這串小小的鑰匙卻不可思議地待在我這邊幾個星期了。

手忙腳亂地拿著鑰匙開門。

映入眼裹的是熟悉沒變的環境。

那個……燈是亮著的!所以狩屋是在家……

「嗯……嗚……」

一陣奇怪的聲音從狩屋的房間中傳出來。

我走近睡房,那個聲音的確是在房間中傳出來的。

「嗚……嗯……霧、霧野……」

是狩屋!

隆隆。一陣雷聲毫無預警地響起。

聲音大得地面也好像顫動起來。

「啊!嗚……霧野、霧野前輩!」

狩屋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傳過來。

「狩屋?」我開聲問道。

回答我的只有仍持續著的雷響。

我走進房間,卻看不見狩屋。

「狩屋!你在哪?」我提高聲音問道。

「霧、霧野前輩……」狩屋的聲音傳出來。

我看向聲音的方向,是一個大得可整個人躲進去的衣櫥。

狩屋的聲音,就是在那裡傳出來的。

我衝上前猛地打開衣櫥。

「狩屋!你白痴……啊!」原本打算罵人的話語被迫吞回肚裹,「狩……狩屋?!」

長久以來一直被狩屋欺負著的我,根本從不發覺狩屋的身軀原來這麼小。

小得可以把自己捲起來,再用被子包裹著自己的身體。

狩屋緩緩地抬起頭,一向奸笑著的眼眸此刻卻泛著淚光,眼睛下方盡是未乾的淚痕。

總是邪笑著說出令人生氣話語的嘴巴,此刻卻緊緊地抿著唇瓣,抑制自己不發生哭泣的聲音。

「狩屋……你……怎樣了?」我瞪大眼睛,與平常反差太大的狩屋令我有點反應不過來。

窗外巧合地閃過一陣白光,映照出的眼前一切都白得嚇人。

然後,就是比一般雷聲大上好幾倍的……

隆隆。隆隆。

「啊!不要啊!停、停下來啊!」狩屋用顫抖著的雙手掩著耳朵,緊緊地閉上雙眸。

「霧……霧野前輩……」雨聲滴滴嗒嗒地打在窗戶上。

「我……我很怕……」狩屋以前所未有的軟弱聲音跟我說著。

「放、放心吧。有我在。」我把他緊緊地抱入懷裹。

狩屋捲曲著身體倚在我的胸口,雙手還緊緊地掩著自己的耳朵,一抽一搭地哭泣著。

「沒事的了。」我柔聲地說著,一手撫摸著狩屋柔軟的粉藍色頭髮,一手輕拍著他的肩膀安撫著他。

我們就這樣静静地坐在地板上,我跟狩屋說了很多小時候的趣事,而狩屋也沒有那麼害怕了。

「然後啊,那個同學就真的去跟老師說了啊……」

「霧野前輩。」

「怎樣了?」

「你……你不生氣嗎?」狩屋怯怯地問。

的而且確,放學的時候真的十分生氣,可是現在都忘了。

我搖搖頭回答他。

「吶。我在想呢,霧野前輩,果然是個溫柔的人。」

「欸?」有點不太明白他的意思,我低下頭看著狩屋。

「可是,這種溫柔卻很傷人的。不過,又讓人離不開你。」狩屋把頭埋進我的懷裡,讓我看不到他的表情。

「這樣的話,我可是會愛上你的啊。」狩屋悶悶的聲音從胸口傳出來。

「謝謝你,前輩。」

『我最喜歡你了。』雖然如此,這一句話狩屋卻沒有說出來,只是更安心地躺在前輩的懷裡,作一個最幸福的夢。

「狩屋!你又在幹什麼啊?」霧野憤怒地對我說著。

「沒什麼啊。霧野前輩你幹嘛這麼生氣啦!」我愛理不理地回答著。

「狩屋!」你那生氣的樣子,真是非常、非常可愛,害我經常想欺負你,看你暴走的可愛樣子。

可是啊,只有我才可以欺負你的啊……連隊長也不可以。

因為,由我第一眼看到你開始,就已經決定了──

你是我的喔。

Fin.

小伊伊~希望你會喜歡啦~
這篇文章的靈感是看小伊伊的文章而生的啊...
所以這篇文章送給你作為你的生日賀文好了wwwww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ndy宮美 的頭像
Mandy宮美

這顆星再次墜落 孑然無助

Mandy宮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霧風哀璃
  • 可憐的神童啊==(重點誤
  • 神童抱歉啊!!QAQ
    其實其他篇的狩屋也很可憐..(不

    Mandy宮美 於 2012/04/29 22:1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