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nouncement
在死亡前的十分鐘,我希望能夠好好地看清你的臉孔,把這張臉形成我的永恆記憶,把你的印記烙印於我的靈魂最深處。 即使下一輩子我們再次輪迴,變成截然不同的兩個人,我相信我仍然能夠在所有人之中,找到獨一無二的你。

這是情人節賀文無誤。(喂
洗澡時想到的。(噴
原來是想寫甜文,可是只想到黑文(被揍
其實很早就想寫了。

注意:
-私心有,文筆爛有。
-血有
-天馬黑化有
-優京CP有
-死亡有

慎入!


(黑暗文注意!!)



「天馬,你知道嗎?明天是情人節啊!」個子矮小的信助一臉認真地跟我說。

「我一早就知道了喔。信助你好慢!」我對着信助吐一吐舌頭說。

是啊。明天就是情人節了啊。

你……會怎樣過的呢?

我瞄一瞄站在前頭的京介。

想必你也是跟你最喜歡的哥哥一起過吧。是吧?

***************

「秋姐!拜託你教我做巧克力吧!」

「欸?天馬也有喜歡的人啊?」秋姐好奇地看着我。

「呃……」我欲言又止。

「一定是很可愛的女生吧?好了好了,秋姐教你喔。」秋姐溫柔地對着我微笑,一股罪惡感湧上心頭。

抱歉呢,秋姐。

如果你知道我喜歡的是一個男生,而且明天還會這樣做,你一定會感到我很噁心吧。

不過呢,京介,即使這樣的代價如此高,我還會這樣做喔。

因為,我呢,最喜歡京介了。對吧?

***************

「隊長,情人節快樂!霧野前輩,情人節快樂!」一早回到足球部就看到神童隊長和霧野前輩,我走上前送上自己親手做的巧克力。

「情人節快樂!謝謝你啊,天馬。這是你自己做的?好厲害啊。」神童隊長接過巧克力後開口道。

「不是啦,是秋姐教我的啦,我才沒有那麼厲害。」我有點不好意思地說。

一旁的信助不悅地說道,「天馬你好偏心啊,我怎麼沒有巧克力的?」

「怎麼會沒有你的巧克力呢?吶,這是給可愛的信助,情人節快樂!」我從手提袋中拿出一盒小小的巧克力,遞給信助。

「欸?!我也有喔!謝謝你啊,天馬。情人節快樂!」信助高高興興地接過巧克力。

在眾人都不察覺之際,我望向倚在牆壁的你,你不想收到我的巧克力嗎?

為什麼不走過來?為什麼?

果然,是因為你的哥哥吧。

因為有了哥哥所以不在乎我,對吧。

不過呢,這一切都不要緊,因為我今天就會……

***************

好不容易等到放學。

我立即衝往活動室。

據我的估計,神童隊長等人一定都在應付眾多粉絲送的巧克力而遲來。

這就是說,只有我和你兩人了。

以下,就是只屬於我們二人的時間了喔。

「嗯……我知道了……嗯……」活動室內傳出京介斷斷續續的說話聲。

咦?京介在跟誰說話呢?

「京……」

「哥哥你也是。」

果然是他。

我看着你一臉溫柔地對着電話裹另一頭的哥哥說說笑笑。心裹莫名其妙地感到異常憤怒。

我走進活動室裹,轉身關上室內唯一的一道門。

聽到關門聲的你只是掉頭看一看我就繼續你和哥哥的談話。

為什麼?為什麼不理我?

又是哥哥吧。

我低下頭,一步一步地走向你所在的位置。

「京介……京介……」不知道是我太小聲的問題還是你故意不理我,你還是自顧自地說着。

啪。

深藍色的電話被我一把搶過來再用力地往地上丟,強行地結束了通話。

你一臉震驚地看着地上分解了的電話碎片。

「松風!你在做什麼啊!」你憤怒地對着我吼叫。

『松風』?對啊。當全世界的人都是叫我『天馬』時,就只有你叫我『松風』。

我就連被你喊名字的資格都沒有嗎?

「京介,你知道嗎?你知道我有多喜歡你嗎?」已經不受控制的我只能憑感覺胡亂說着。

這是……告白嗎?應該是吧。

可是,為什麼你要露出這樣的表情?驚訝?不解?還是厭惡?

因為你心中有了重要的人、你想保護的人吧。

而我清楚明白地知道,那個人,絕對不是我。

「京介,今天是情人節啊。情人節快樂。」我微笑着朝你走近。

「喂!松風……你今天怎麼了?你好奇怪啊。」你臉上的憤怒已經慢慢退下來,取而代之是一種奇怪的表情。

一種夾雜着恐懼的陌生表情。

「你在害怕我嗎?京介。」

「你、你在說什麼啊?我才沒有呢……」沒有嗎?那你為什麼要退後?

「京介,我真的很喜歡你啊。」直到你並沒有後路可退的時候,我伸出雙手,把你牢牢地抱緊。

我嗅着屬於你的獨特氣味。京介,你只能屬於我一個人的。

我抬頭看看你的樣子。你的表情非常古怪,好像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一樣。

我知道了,一定是因為他吧。

你一定是覺得抱着我是背叛了你的哥哥吧。

就在這一刻,我下定了決心。

「京介,你看看。這是我親手做的巧克力喔。」我從背包中拿出包裝精緻的巧克力,比手掌還要大上一點。

「呃……謝謝你啊。松風。」

「為什麼叫我『松風』?為什麼不叫我『天馬』?你不喜歡我嗎?你討厭我嗎?」

「沒……沒有啦,只、只是……」你吞吞吐吐地說不出來。

「果然啊……京介。我想永-遠-跟你在一起。」我從背包中拿出一把鮮紅色刀柄的刀子。

京介,你知道嗎?愛一個人就會希望跟他永遠在一起。

吶,我要跟你永遠在一起喔。千萬不要讓你那討厭的哥哥找到喔。

我等這一天,已經等得夠久了。

「等等!松風,你傻了啊?你在幹什麼?」你驚慌地瞪着那血紅色般的刀子。

「京介,痛一點點而已。忍耐一陣子吧。」我有點不忍地撫摸着你的左手手腕。

京介白皙的手腕很漂亮,如果染上鮮艷的血液會更漂亮吧?

就好像迫不及待看到那景象似的,我把手上的銳利的刀鋒刺向你手腕上最顯眼的動脈。

「啊!」屬於京介的鮮紅色液體飛濺而出。溫暖的,名為血的液體。

「很痛嗎?」看到你痛得臉頰慘白的樣子,我不禁低下頭,輕輕地舔着你白皙漂亮的手腕。

那,我來陪你吧。

我執起沾染着你的血的刀子,也用力地把自己的左手手腕狠狠一劃。鮮血濺出,沾染了活動室的地方。

是有一點痛啦,不過只要一想到京介能和自己永遠在一起,就興奮起來了。

「京介!你看,我們的血混在一起啊!」所謂的滴血為盟,是這樣子對吧?

對啊,還有巧克力。

我拿出一顆心型的巧克力放入口中,巧克力遇熱溶化了,我堵住了你微張着的嘴,帶着我和你混和了的血液與巧克力的甜形成一種奇特的味道。

這是屬於我和你的巧克力呢。

「天馬……你……」你終於願意叫我的名字了啊!京介!

好累啊。醒來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,現在先睡一睡吧。

我打打呵欠,看着你進入夢鄉的睡臉,我緊緊地抱着你,也沉沉睡去了。

情人節快樂。京介,我最喜歡你了。

FIN。


爽啊!!!爽啊!!!爽啊!!!爽啊!!!爽啊!!!爽啊!!!爽啊!!!爽啊!!!(被揍
我發覺我打黑文異常快,甜文什麼的經常拖幾個月(被揍
這篇黑文是我在20:03開始打的,中間還去了吃飯,前後也不過4小時!!(很久啊
(可是對我來說已經超厲害的,孩子,你們要知道,我是手殘的啊!!!(掩臉
還有後續的,遲一點再補吧(被揍
我原本希望趕得及在2月14日發的,結果還是遲了三秒。
是三秒啊!!!!!!(掩臉
還有,傷眼抱歉了。

(不要問我為什麼這堆字的時間點錯了,因為我是在論壇上copy過來的(被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ndy宮美 的頭像
Mandy宮美

這顆星再次墜落 孑然無助

Mandy宮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錦葵
  • 京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~
    你、你竟敢把我的嫁給......
    .............我恨你.........
  • 抱歉啦QAQQ
    不自覺寫了而已..(望

    Mandy宮美 於 2012/06/22 23:29 回覆